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海边干少妇
海边干少妇
终于等到了年休假,经过了小半年的准备,开始了我们计划中的行程,四对情侣玩得不亦乐乎,情绪一直保持高涨。因为没有什么压力,没有什么烦恼,走走停停、吃吃玩玩,一天就快快乐乐地过去了。到了晚上,朋友们说要打麻将,于是回房休息了一下,洗了个澡,我跟老婆去楼下帮忙开枱

  一扭头,见只得我哥们一个人下来了,于是我问:「你媳妇呢?让你一个人开战!?」

  「是啊!娘的,跟我吵架了。什么时候出去的我也不知道,我洗完澡出来就见不到她了。管她呢!打牌!来来来,开枱咯……」我当时没想到我朋友竟说得可以这么轻松,好像娜这个女人跟他毫无关系似的!我就说:「老大,这里是黄金海岸!你也放心她一个人在陌生地方出走?」「哎呦!没事儿啊!走不丢的!」

  我听完之后目瞪口呆,跟老婆相互对望一下,摇了摇头。老婆给我一个眼色让我出去找娜,其实我心里面当然很愿意了,可是我要表现得毫不关心的样子,这样才有来日方长之说啊!

  我就躲在老婆耳边说:「他自己的老婆都不担心,我干嘛要去找啊?我要陪你打牌!」

  老婆亲了我一口:「听话!宝宝,去找她回来,免得出什么事情,咱们玩得多不高兴啊!」然后小小声说:「你乖的话,晚上让你吃咪咪。」这样的双保险,我能不答应吗?赶紧连声答应,拿着手机就出门了。我清楚知道,每次娜离家出走,她谁的电话都不一定接,但是一定会接我的。

  这时候已近黄昏,还真的有点担心呢!电话通了,我很紧张地问:「臭娘们儿,乱跑什么!你现在在哪里啊?我去找你。」娜在我们楼下的那个海边,我一路小跑去找她。夕阳下,见到一个小妞儿一个人在海边,我上去戏剧性的抱着她,死死地抱着她:「美人儿啊!有啥想不开的跟哥说,别动不动就寻短见!」

  娜被我的孩子气逗笑了,捏了我的脸一下,温柔地说道:「想你啊!想你这个臭小子!想不开你到夜里就发疯地做爱啊!干的女人又不是我,你那么努力干嘛?讨厌你……」说着娜就低下头慢慢地往前走,噘起的嘴让人恨不得咬上去。

  突然,我心疼这个女人说的话,心疼这个女人的娇柔背影。在这夕阳下,突然我不知所措,我们走出这第一步,下一步怎么办?可是我清楚地知道,我不可能伤害我老婆的!算了,船到桥头自然直。

  我默默地走上前,迎着海风悄悄地牵起娜的手,我们没有说话,静静的,一路谁也没有吭声。夕阳的光辉下,应该是个很美的画面,海滩上的人越来越少,天色也已经缓缓地暗了下来,黄金海岸的海岸线真的很长,好像走不出去一样,不管了,这个时候,我只想补偿给这个女人更多的温柔。

  可能是退潮了,海浪一泻千里,沙滩越来越远,我们越走越深,海腥味越来越尝试着燃起我们的性欲。风大了,我脱下衣服,从前面把娜裹起来搂在怀里,黑夜的感觉很好,很好……伤感得很美。

  娜被我怀里的温暖紧紧地包容起来,月光下,我隐约看到娜的眼角藏着一丝泪水,我抱着她什么也没说,只是轻轻的闻着她的脖颈,用鼻子嗅着娜身体诱人的香味。我根本不怕老婆察觉到我身上有娜的香水味,因为两家人太经常在一起了,香水味无意间碰到也是有可能的。

  我大胆地把手伸进娜的衣服里面抚摸着娇嫩的乳头,娜有感觉了,不但乳头对我有回应,而且,娜微微的回头让我吻她的脸颊,让我拥吻她的眼睛,让我把热吻烙在她的唇边,一切都慢慢地回应着……

  在这月色下的海岸上,慢慢的浪漫逐渐变为激情的烂漫,娜转过身来接受我激情的狂吻,每一个吻都让她享受,每一个吻都让她无法抗拒,天旋地转的。

  我这才发现,我们离岸边很远了,退潮后的沙滩上有很多暗礁,在我们身边正好有好几块比较大的暗礁,海腥味渲染了我们应有的性爱气氛,感觉在大自然里四下无人,肆无忌惮地性交,配合着这美丽的海景,会是多美好的事情啊!

  我没有脱去娜上身的衣服,这样的海风,如果只有我一个人运动,她可能会冻着的!让娜靠在暗礁上,脱去她的底裤,我抬起娜的一条腿,摸着娜的修长大腿,撩起她的裙子。这时的娜也满腹期望,甚至可说被我诱惑到,毫不协调地解开我的裤子。

  暗礁上,无论远观还是近看,你们都只能看见两样东西——娜的小裤裤,还有我的烟筒裤。那么在这礁石背面,你们看的想必是我们性接触的身影。这时的娜,迫不急待地把屄靠近我的肉棒,她开始用手控制我的命根,在她的桃花穴口不停地打磨。

  其实,这样刺激而又诱惑的场景,不用什么前戏,娜的下体都早已经泛滥成灾了,湿湿的一把液体,顺着我的肉棒滑落在两颗蛋蛋上。我以为这时候,娜就要按捺不住地把我的肉棒送入屄内,没想到,娜突然跪下,手依然不离开我的命根,不过这个时候,我的命根也一定是她的命根,要不然,她怎么会狼吞虎咽的把我的肉棒往嘴里塞?连啃带咬的让我欲仙欲死。

  脑袋好一阵的头蒙,这骚货,居然张开嘴把我的两颗肉蛋一同吸进嘴里。我的肉蛋从来没有试过这么大的吸力,也没享受过这么美的待遇,今天一试,我差点没High得撞死在暗礁上。

  月光下,娜那又骚又媚的模样,舔咬着我的万能地带,让我从虚荣心、自尊心以及自信心得到了强烈的满足,真他妈的爽!真是狗日的爽!

  这时,娜脱去了上衣随手一扔,那双奶子好像是等不及了似的拼命凑近我的肉棒,娜双手搂着我的屁股,我两手抓住娜的奶子,朝中间方向,朝着有阳刚的地方拼命地挤着,这双奶子弹性十足,紧紧地抱住我大而坚硬的整条肉棒。

  娜低下头、张开嘴,时刻准备着我上下抽插的肉棒到来,一旦我的肉棒冲出双峰之间,娜就张嘴接住。海风很大,娜的嘴很温暖,尤其是那根舌头,在我肉棒冲出两奶中间的暗峡却没到她嘴唇之间的时候,海风吹得肉棒凉丝丝的,但紧接着就是冲入一个暖巢的嘴巴里,一冷一热地交替着。

  啊……我真他妈的爽!爽得我在这一望无际的海边放声地喘着粗气,放声地发出沉闷的喉声。现在想想,当时我真的是压抑不住了,才会吼得那么大声。

  娜时而用舌头伺候我,时而用嘴巴无量的吸力吮吸着我的龟头,实在是美不胜收,实在是无尽的遐想……别以为这么容易我就泄了,我还没有硬朗地插爽娜呢!娜这么勇敢,虽然不是光天化日,但也是黑天溶月之下,扒光了自己所有的一切来服侍我,我也要对得起她啊!

  这么冷的天气,我决定用后入式,转过娜的身子,我也跪在沙滩上,把娜抱在怀里,用我温暖的胸膛温暖她的背脊,提起我的肉棒,找准娜身体里面的沼泽地,任由我的肉棒陷下去吧!

  娜双手撑在礁石上,两个奶子在我手掌心里膨胀起来,我紧紧地抓在手里,让它们动弹不得。

  娜的身子从背面被我拱得失控地与我的身子摩擦,我用我宽大的身子包容着娇柔的女人,包容着不属于我的女人,包容着我哥们儿的女人,包容着昨天被我哥们儿操翻的女人。尽管如此,娜也同样用自己唯一能包容我的屄包容着我的棒棰。

  我猛烈地抽插着,娜半闭着眼睛、半咬着下唇,从鼻门发出随风而去的浪叫声,叫得让人发狂,叫得让人不禁感到这个女人就快断气了……我们越来越纠缠不清、越来越失去理智,娜被我操得自己咬自己的手指,一时间,不知所措地拍打着暗礁。看着娜越是无助,我越是狂妄得自大,不仅心大,性器官也大!在娜的屄里茁壮成长,不断膨胀……

  性交的力量实在太伟大了,伟大得让人难以置信,我突然来个骑马蹲裆式,朝娜撅起的屄里来个「冲洞」的惩罚。半蹲式更加借得上力气,我的速度越来越快、越来越强、越来越猛烈,抨击着我们的罪恶、谴责着我们的不伦性爱,正是这样,我们越爱越勇……

  我搂起娜的小蛮腰,抬起她的身子,她的双手依然撑着暗礁,我两手抬着她的大腿,站起身子,让娜的身子垂直在我身体之上,与我的肉棒连结成一条线,挺起腰杆,对准娜的肉洞冲去,冲进去我所有的能量。

  如果你是个旁观者,一个懂得审美的旁观者,你应该选择站在我和娜性交的左、右前方,看着娜被我抽插到晕眩、看着娜被我干到骚态百出,更可以看到娜的一对肉球被我拱得夸张地上下摆动。

  娜这可怜可爱的女人,为我神魂颠倒吧!为我忘乎所以吧!只有这样才能得到我伟大的赐福,是我赐给她无量的性福,是我让她享受到人间美味。只有我,才能让她知道活着的意义……晕眩中,我甚至感觉到娜仿佛下定了决心跟我厮混下去。

  突然被娜的唤醒,她抓住我的手大声地喊着:「星,操我!快点操吧!这个屄属于你,这个屄为有你的肉棒存在而感到幸福……操我吧!尽情地操我吧!朝我发威吧!发出你狗日的淫威吧!」

  额地神哪!我从来没有听过娜说粗口,她居然会说「狗日的」!这娘们儿一定是被我操昏了头,一定是!她嘴巴里不停地碎碎的念着,没完没了地呼喊着我的名字,好像想让所有的路人都看到我们这对偷欢的狗男女。

  被娜的呼喊,喊得我沦陷着自己的意志,我甚至在想,我们的性爱能让全世界的淫民都看到,甚至想让我哥们儿在我们做爱的时候,帮我们拍照、录影,还想让我哥们儿为我和娜精彩的性爱姿势鼓掌欢呼,还要为我们的忘情偷欢赞不绝口……

  是上天赐予我力量,那天我迟迟不肯发射巨炮,或许是我憋足了力气准备让娜嚐尽我无情的轰炸!我们的性交动作简直是世界之最,简直让我自己都难以置信,我还从来没有跟老婆做过这么长时间。或许是偷情的刺激吧!或许是纠缠不清的暧昧吧!我们那天享受了天底下最让和尚妒忌的膳食:吃女人奶子上的肉、屄上的肉,还有阴道里的肉……

  我们的性体验终于在我最后压轴的连环轰炸下截止,娜双手发抖地倒在我怀里,我们又一次的跪在一起,跪在偷情的罪恶里。

  肉棒软了下来,从娜的阴道里被彼此的爱液冲刷着,打着滑溜了下来,爱液滴落在沙滩上,在我们性爱的地点留下我们的DNA,留下我们偷情的标记,留下我们无尽的遐想……

  完事后,我们不能再逗留太长时间,免得让那两位不知情的受害者担心,我温柔地帮娜穿上衣服,娜双腿发抖地穿上了小裤裤,我抬头看着她,她又恨又爱地看着我说:「你这臭小子,嫂子的屄就这么好操吗?没完没了的,讨厌死了!

  哼!「我当时感到双子座前所未有的张口结舌,不过这女人真是够意思的,让我哭笑不得、兴奋不已。

  回去的路上,我们在路人面前就像一对欢快的情侣,又打又闹的,享受着这短暂的打情骂俏。我搂着娜的腰,回头看看我们性爱过的那块岩石,不知道接下来会有谁走过那片腥臊之地?管他呢!如果踩到我们的性爱半制成品,那就随他去吧!也只能说他们倒楣。哈哈……

  我们后来分别一前一后的进了房间,我说没找到娜,不知道她上哪里去了。

  后来回来的娜手里捧着三盒Pizza,慰劳那些在麻将桌上垒长城的人,还有劳累不堪的我。可是不知道有没有心细的人发现,我跟娜的膝盖上面都有一块红色的瘀印,理论上,这两个人的瘀印有可能是出自同一个地方哦!心内不禁又是一阵暗爽。

  你们爽吗?爽的淫民,请诚实地告诉我、回覆我、顶我……

【完】